瑞幸不是下一个ofo

pp电子托盘

   18:24

  来源:福布斯

瑞幸不是下一个ofo

  5f27806daa6b4a2dbc9ecb78a4c07ed0.jpeg

视觉中国

  相比今年5月17日上市之前楼宇里铺垫盖地的“这一杯,有谁不爱”,上市之后的“小蓝杯”似乎变得静悄悄的。

  第一杯咖啡免费喝的机会用掉了,1.8折的优惠券也不见了踪影,连身边每天都要喝咖啡的朋友都说“瑞幸贵了”、“不喝瑞幸了”。

  直到7月29日,瑞幸咖啡(NASDAQ:LK)创下每股27.12美元的历史新高,收盘时总市值达到63.88亿美元,比上市时增长近60%,“小蓝杯”这才重回大众的视野里。

  这一回,瑞幸咖啡不是“下一个ofo”了?

  639d439bc3bc40caae8b84a77918bb97.jpeg

deraktionaer

  再一次,瑞幸咖啡让我们看不懂

  本轮股价的上涨是由于7月22日瑞幸咖啡宣布,与中东地区最大的食品制造及销售公司Americana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计划共同设立合资公司,在大中东和印度地区开展咖啡新零售业务。

  除此以外,瑞幸咖啡还有新的消息传来。7月23日,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发生变更,由7.5亿美元变更为10.5亿美元,增加3亿美元。同时,瑞幸也在其经营范围里新增了“纺织品及针织品零售;服装零售;鞋帽零售;钟表、眼镜零售;箱、包零售”等项目范围。

  咖啡业务还没站稳脚跟、实现盈利,上市才两个月这就要出海、甚至玩跨界,对瑞幸咖啡的质疑又跟2018年快速烧钱开店、赠饮一样此起彼伏。人们甚至不惮于用“引火自焚”来强调自己的不认同。

  “外界对瑞幸最大的误解,是没有把我们看作一家数据驱动公司”

  黎辉在接受36氪的采访时,如上所说。黎辉是大钲资本的董事长,而大钲资本是瑞幸最大的外部机构投资人,领投了瑞幸咖啡的A、B轮融资。

  外界对瑞幸的误解并不是空穴来风。瑞幸咖啡在2018年一整年就烧掉了16亿元,不断开店、补贴、进驻新城市。在短短一年之内,瑞幸咖啡的店铺数量就达到了星巴克中国门店的一半,并扬言在2019年末实现4500家门店,超过星巴克。

  瑞幸咖啡的膨胀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但不能不引发人们的担忧。业已破产的ofo就是因为忽视了造血能力而在资本殆尽时分崩离析,债台高筑,拖累了供货商以及诸多的单车用户。

  就瑞幸咖啡如此“张扬”的情况下,CEO钱治亚还称“暂时不以盈利为目的,将继续补贴”。因此不难理解,人们对同样“用烧钱烧出市场”的瑞幸咖啡有了天然的敌意。

  除此以外,瑞幸咖啡自己在上市招股书中自诩“卖的不是咖啡,而是要成为每个人生活中每一部分”更令人困惑。

  时代杂志(Times)给出了自己的理解。2019年5月8日时代杂志这样评论瑞幸咖啡, “中国的瑞幸咖啡更是7-11而不是星巴克”,文中指出,便利性才是瑞幸咖啡真正买的东西。再联系黎辉上文所说的那句话,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似乎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瑞幸剧本的主线:底层技术平台

  在上文提及的那次采访中,黎辉说的最多的就是瑞幸咖啡底层技术平台如何颠覆传统、降低运营的成本。

  从所有订单都会在一个系统中进行处理、最终选择最合适的门店供货配送,再到根据下单地址来决定新增门店的店铺位置,再到用数据系统解决单店管理低效问题,黎辉强调了工程团队们搭建的数据系统及算法是如何帮助瑞幸咖啡降低运营成本,并精准化地进行下一步的扩张。

  “改变成本结构,节省成本、大幅提升效率。” 黎辉这样解释数据驱动是如何解决瑞幸的核心问题的。

  “跑得这么快,肯定全散架了,因为你没有办法管理它。为什么瑞幸可以跑得快还没有散架?因为我们就是由一个系统直接管到每个门店、每杯咖啡,我们开店的效率和开店的准确度是非常高的。这就是通过互联网和技术,对原有传统商业模式的颠覆。运营效率背后是我们的技术效率。”

  这样说来,似乎也可以理解钱治亚为什么说目前不要盈利了。瑞幸抓住的那些集中在写字楼中的白领用户不仅仅需要咖啡,瑞幸咖啡的自取门店能够成为其他货品的搭载平台,这可以是瑞幸咖啡的小鹿茶、健康轻食,也可以是新增的业务内容——如服装零售。

  “亚马逊刚开始只是卖书,通过卖书抓住客群,之后在这上面做叠加。”黎辉这么说。

  也许,做亚马逊才是瑞幸咖啡想要的。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